大年初四晚上,果敢老街白家和魏家两大汉奸家族发生火拼,死伤十余人,部分参战人员依旧在医院抢救。火拼双方坐警车,穿军装,拿着军用步枪,在灯红酒绿的闹市区肆意开枪。这种奇葩景象,恐怕全世界只能在老街看到。只有理解果敢地区的政治形态,才能理解这种景象。

2009年的“8·8事件”,原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白所成吃里扒外,背叛民族,与缅军里应外合推翻第一特区的合法自治政府。刚开始,缅军对汉奸白所成委以重任,后来害怕白家一家独大不好控制,又提携魏、刘、明等家族共同掌控老街政权。每个家族掌管一片街区,各自有各自的赌场。缅军对华人一贯执行分而治之的策略,让同一地区几大家族互相制衡,避免尾大不掉。由于白家是果敢民族最大的叛徒,没有任何退路,所以白家也负责监督其他家族的一举一动。其他家族为了保住既得利益,也与缅军深度合作。

十多年来,老街逐步形成了围绕四大家族的分赃体系,各家有各家的黄、赌、毒、诈四大产业体系,各自有各自的一帮打手,打手都穿着军服或警服。几大家族搞到钱,自然都会上供缅军。各家族门外挂着“政府”某个部门的牌子,但本质就是缅政变集团下辖的黑社会团伙;欺压老百姓时搬出法律,而自己置身法律之上;整肃没有靠山的罪犯时,搬出法律,逼迫罪犯都投到自己的门下。

白、魏这两个最大的山头,以往常因分赃不均大打出手。去年,老街两个电诈团伙在抢夺电诈人员时就发生冲突,然后都拉出自己的靠山来撑腰,冲突时有人被枪打伤。

本次事件,倒并不是因为争夺电诈人员。一个绰号“发财猫”的白家电诈操盘手,初四晚上去“名爵公馆”玩,玩的过程中与魏家的马仔发生冲突,双方立即调动各自的后台前来助阵。魏家出动其下辖的大滚掌民兵团,白家出动所属的田坝寨民兵团,由于双方平日积怨较多,一言不合便开枪射击。警车、军装、步枪、闹市区、火拼,这种景象在现在的老街都是那样的合乎常理。

本次事件,白、魏两家各有损失,背地里最高兴的当然是缅军。果敢人之间干仗,缅军不但能捞取好处费,还能加强统治。按照惯例,缅军表面上会像老子对儿子一样,痛斥交火双方“违反军纪”,要从严从重处罚,然后就等双方来送钱。最终,谁送的钱多,谁就“占理”。汉奸就这样又内斗、又向主子送钱。缅军以此方式从中渔利,并维护统治。当年缅军侵占果敢时,勾结白家打击同盟军。今天缅军依旧使用类似手段统治果敢,设计出家族势力互相斗争的政治形态,模糊法制观念,让果敢人自己斗自己。时代在变,汉奸家族作为果敢地区的毒瘤,始终没有改变其本色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