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3年,19岁的姚正源和同龄的吴瑞云相恋了,吴瑞云长得皮肤白皙,容貌秀丽,她母亲陈桂梅一直觉得凭借女儿的样貌,应该可以找到一个乘龙快婿,

但是当时吴瑞云已经怀有身孕,无奈之下,陈桂梅只好同意二人结婚。婚后不久,吴瑞云就生下了儿子,次年又生下了一个女儿。

为了维持生活,姚正源选择去做了海员,海员的工作不仅枯燥,而且一走就是半年,但是收入不错而且稳定。

吴瑞云就在家照顾一双儿女,直到孩子上了幼儿园,她才去找了一份电子厂的工作。

1988年7月13日,姚正源跑船回来,陈桂梅邀请女儿女婿一家过来吃饭。但只见姚正源前来,吴瑞云和两个小孩都没来,陈桂梅就打了电话给女儿,吴推说已经帮两个孩子准备了晚餐,就不过来了。

两天过后,吴瑞云回到娘家,向母亲借了2000元钱,那是母女俩最后一次联系。

往后的十几天,陈桂梅始终不见女儿的踪影,这让她心里开始感到奇怪。因为女儿平日里经常会回娘家吃饭,可这次,不止找不到人,打家里电话也没人接。

姚正源一开始却未说实话,用他和妻子刚刚搬了新家,暂时没装电话,所以吴瑞云才一直没和家里联络的借口来掩饰真相。陈桂梅自然不信,一直追问,姚正源才说了第二个版本的解释:前几天夫妻吵架,吴瑞云离家出走,至今未归。他撒谎也是怕老人担心,并声称自己已经报案,嘱咐岳父母不用再重复报案了。

因为她想不明白女儿即便是离家出走,也应该要跟亲生父母联系。而且,女儿才刚刚不见,女婿就急急忙忙的搬家,是不是想隐藏什么猫腻?

陈桂梅借着关心孩子的名义,张罗了一桌饭菜,让姚正源带着孩子上门吃饭。期间,陈桂梅趁姚正源打电话时,赶紧问外孙知不知道妈妈到哪里去了。结果5岁大的外孙竟说出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:“爸爸把妈妈的头拿下来了哦。”

陈桂梅听了孩子的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为了确认孩子的话到底是真是假。第二天,陈桂梅以看孩子的名义,去了姚正源的新住所,再次向两个孩子询问妈妈的下落。

两个孩子竟然你一句我一句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:“那天,爸爸跟妈妈吵架了,他们吵的特别凶,爸爸气的就用皮带抽打了妈妈。”

“爸爸把妈妈的头拿下来了哦,还把妈妈的脚和肚子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,分别装到黑色的袋子里了。”

“我们之后再也没见过妈妈,爸爸还说如果别人问妈妈,就说妈妈跟别的男生一起走了哦。”

一直怀疑女儿出事了的陈桂梅,在听了两个孩子的话后,更坚信了自己的想法,她录下了两个孩子的话,拿着录音带就赶往警察局报了警。

警方随即开展抓捕,但姚正源一直坚称自己是冤枉的,他说吴瑞云在7月初和自己吵架,要求离婚。7月16日之后离家出走,他也不知道吴瑞云去了哪里。反正绝对没死,“她要离婚就离婚,我没必要杀人啊。”

至于被问到为什么两个孩子会作证说他“拿下妈妈的头”,姚正源表示完全不清楚。

的确如此,过不下去了,可以离婚,没必要杀人,更没必要当着两个孩子的面杀死他们的妈妈。而且警方抓姚正源时,他正和往常一样去幼儿园接孩子,如果真如孩子所言,是姚正源杀死了吴瑞云,还残忍分尸,为什么他们一点都不害怕和姚正源继续待在一起生活呢?

然而,吴瑞云无故失踪了两个多月是事实。再加上孩子的恐怖描述,姚正源确实是值得重点怀疑的对象。

陈桂梅为了让民众更加关注她女儿的案子,联系媒体,向其哭诉姚正源不务正业,在外打牌欠下不少钱,是实在迫于无奈才去跑船,吴瑞云跟着他遭了太多罪,最后还被残忍杀害了。

一时间,姚正源成了人间恶魔,这起杀妻案不仅被台湾媒体争相报道,也被社会各界人士热议。

就连姚正源一家人曾经居住地的下任租客都说,他刚入住的时候,发现冰箱里有一袋已经腐烂的肉,用硬塑料纸包着,已经生蛆了。租客还说,他曾经做梦梦到一个断头的女人,穿着红色的衣服,满身都是血,也不说话,就默默地看着他。

说得这么玄,让警方不得不怀疑租客说的那包腐肉有可能就是吴瑞云的尸块。被问到如何处理这包肉,租客说他以为只是普通的烂肉,就给扔掉了。

接着,警方去了姚正源原先居住的地方和新家仔细勘查,但没有发现任何血迹反应。

如果没有找到吴瑞云的尸体和实质性物证,姚正源就不能被定罪,人们觉得吴瑞云死的太凄惨了,甚至有人在姚正源一家原先居住的克南街上,为吴瑞云设了一座灵堂,供人祭拜,以慰冤魂。

1、当警方向姚正源询问吴瑞云具体在哪个电子厂上班时,他竟然不知道。结果却被发现吴瑞云并非在电子厂上班,而是在一家桑拿房在特殊工作,姚正源真的对此毫不知情吗?

2、姚正源离家半年,1988年7月刚回来就要搬家,搬家的时间还恰好是在吴瑞云失踪后三天,有什么理由突然搬家?

3、5岁的孩子绘声绘色的讲诉了可怕的“杀妻过程”,如果不是亲眼目睹,又怎么可能描述得如此具体?

他们指出埋尸地点就在青年公园跑马场附近,那天一大清早,父亲开着出租车带两人到青年公园,他们被锁在车上,看着父亲挖洞埋藏母亲的尸块。

警方带着姚正源与儿女来到青年公园,根据证词掘地三尺好几个小时,却连半根骨头或肉块都没找到。

由于警方的兴师动众,引起的舆论争议特别大。从青年公园回来后,台北警方也陷入了巨大自我怀疑之中。

一边是姚正源的坚称自己冤枉,一边又是真假难辨的恐怖童言,案件一直在死胡同里走不出来。

起初是一位吴瑞云的好友说自己8月份见过她一面,怎么可能会在7月份被分尸呢?接着又出现了几个证人说自己曾在8月、9月见到过吴瑞云。

甚至还有一名女性打电话到警察局,说自己就是吴瑞云本尊,希望警方不要再找自己了,她不方便出现。当警方邀请这名女子出面澄清,她却果断拒绝,并迅速挂断电话。

那个年代,又不像现在通讯和追踪、刑侦技术如此发达,所以警方也无法判定这些证人包括这个自称是吴瑞云的女性,说的是不是实话。

于是,当时的检察官管高岳在侦查庭上,以配合调查为由故意将陈桂梅支走,再悄悄问两个孩子,爸爸真的杀了妈妈吗?答案却变成了“不知道”。接着,检察官再问是不是有人教你们那样讲的?年龄稍长的男孩沉默了,4岁的小女儿对着检察官点了点头。

由于姚家兄妹的翻供,以及没有找到案发现场、尸体、作案工具等实际证据,一场惊天惨案反转成了乌龙事件,已经被拘留八天的姚正源无罪释放。

姚正源被释放后,就控诉岳母陈桂梅,他说两年前,吴瑞云就离家出走过一次,那时候岳母就说是自己杀了吴瑞云。这次,两个孩子说的话应该是被岳母教唆的。

陈桂梅大喊冤枉,说她绝对没有这样教孩子说谎,她自己也是被两个孩子给骗了。

而姚正源这边虽然被释放,但他依然收着漫天的辱骂,很多人坚持认为是他杀妻,日子真的很不好过。更雪上加霜的是,小女儿还出了车祸,进了医院。

一直在跟进报道这起案子的记者在医院外日夜蹲守,如果吴瑞云亲自现身,就立马安排头版头条。结果直到小女儿痊愈出院,吴瑞云也没有现身。

因为陈桂梅从未停止寻找女儿,数年间,她想了各种办法,走过无数城镇和角落,甚至还用起了神婆。这个母亲爱女的心,绝对是比线年,陈桂梅找来作法的一位道姑突然像是被附身了一般大叫,还抓伤了自己的肚子。陈桂梅顿时觉得这就是女儿在显灵,要告诉自己她的尸骨葬身何处。

喜出望外的陈桂梅找到警察局,希望警方配合自己寻找吴瑞云。虽然,陈桂梅的说法太过迷信,但当时的警政署长庄亨岱一心想要快速破案,以换回警方在此案上丢失的公信力,所以亲自带队来到了道姑所指的藏尸地点。

经过鉴定,这堆骨骸并非人骨,而是猪骨。这猪骨是不是道姑埋的,也不得而知。

随着时间流逝,吴家人开始感到绝望,姚正源也过得很痛苦,他背负着妻子生死不明的阴影,一直被人指指点点。

谁能想到呢,一直到了1993年2月,也就是案发后的第五年,吴瑞云居然现身于莲花警局,给自己小孩办户籍。

当警方确认此女正是5年前轰动了整个台北市的“杀妻分尸案”的主角,挖地三尺都没有寻到的吴瑞云后,震惊万分。

这么多年,她跑到哪里去了啊?真相是如此令人无语,原来当年吴瑞云在桑拿房做小姐时,认识了一个姓杨的男子。

二人没过多久就同居了,吴瑞云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,不仅把她已婚已育的情况隐瞒,连真名字都没告知对方,她说自己叫刘瑞莲。为了不让谎言被拆穿,所以即使她知道有关自己的“命案”被传得沸沸扬扬,不出面澄清。

两年前,吴瑞云跟杨姓男子生下一个孩子,为了给孩子上户口读书,才暴露了自己的行踪,最后被警方找到。

姚正源从嫌犯变成了原告,他对妻子及其男友妨害家庭的行为提出诉讼。陈桂梅则被认定为“误以为”女儿被杀,被判无罪。

案情反转,没有人死亡,本是让人欣慰的。然而冷静过后,这起案件带给众人的荒诞感,却很难消退。吴瑞云太过自私自利,抛夫弃子离家出走,母亲陈桂梅数年来花费无数时间金钱去寻找她,丈夫为此经受多方舆论压力,事态无论如何发展,她都坚持不现身,也不和家人报一声平安,愧为人女,也愧为人母。

能够理解陈桂梅的思女心切,但如果真是她教唆两个孩子说出如此恐怖的杀妻细节,也挺恶毒的。这么幼小的他们,又为何要为成年人的过错买单呢?要知道生容易,养不易,教最难。

另外当时的台北警方也十分离谱,案件调查主次不分,妄图依靠孩童证言和鬼神之说快速破案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